巴黎综合征 | 外物承载不了信仰

现在是2022/2/5,离开学还有十三天,我在家里躺平的也差不多了,属于是连玩了很多天的游戏,看了很多天的番。而这些作品中,有些当属所谓“精神毒品”巅峰的《斩服少女》,《天元红莲突破》(这两部番属于热血中的神作之神作,可惜我的大脑貌似以及出现了些许抑制效应了,神作连续看容易产生审美疲劳,下次一定要改),游戏的话玩通关了《最终幻想7 remake》,这绝对是目前最强画面演出的游戏,没有之一。

好吧,回归正题,在前几天的走亲访友之旅中,我和很久没见面的哥哥聊了一会,其中有关于很多中国人去日本旅游感到“幻灭”一事。他认为这很正常,就是期望过高导致的心理疾病而已,他举例提到了“巴黎综合征”,这个是我没听说过的,稍微查了点资料,其实百度百科介绍的很好,所以没必要我自己再去整理了。

巴黎综合征概述:

巴黎综合症,是近年兴起的一种心理疾病,最早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由旅法日本心理学家Hiroaki Ota发现 。主要患者是日本人,病因是日本旅游者在巴黎发现真实的巴黎和他们了解的想象的差异巨大进而引发的一种心理疾病。病症表现为恶心、失眠、抽搐、难以名状的恐惧感、自卑感、蒙羞感以及被迫害妄想症,甚至是有自杀倾向。

巴黎综合症_百度百科 (baidu.com)

日本人对巴黎的热爱由来已久, 巴黎吸引日本人的是巴黎人优雅的举止、精美的法国食物和路易威登箱包等奢侈品。在法国的28000名日本侨民大多数都生活在巴黎,而每年有几百万日本人到巴黎旅游。
已经在法国当导游15年的日本籍导游长谷川明说:“我接待的游客经常对巴黎感到格外失望。他们以为巴黎应该很干净,巴黎人应该很有礼貌、很友好。结果恰恰相反……”
来自青年日本协会的贝尔纳·德拉日说:“在日本的商店里,顾客就是上帝,而到了巴黎,售货员们却基本上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而你在公交车或地铁里见到的本地人各个显得表情严峻,同时那些抢包者的存在也会使游客的负面情绪陡然增加。

什么是”巴黎综合症”? – 知乎 (zhihu.com)

有更甚者,据说巴黎的公共卫生做的尤其糟糕,在2018年,巴黎仅拥有公厕约400个,部分还是是露天/半露天厕所,对女性并不友好(同年北京的数据是19008个,全中国是18.2万个)。其中一部分属于收费,也不是全天营业。另有无确切来源的消息称,因目前疫情影响,这些公厕数量有所减少。一名未署名女性称,自己心中理想的巴黎与现实的差距,就好像将画中的美丽与现实放到一起对比,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那里肮脏的街道。【注】2018年《新民晚报》“巴黎市民:快把便溺箱拆了”一文[1]提到,巴黎清洁工每月需处理5.6万平米的尿渍(另有数据显示夏季时这一数字会上升到6.7万平米)。

据说法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对日本做出过很强的文化输出,然后便出现了此事,这造成日本对法国的幻想最终过于强烈,最后便让一些人的信仰破碎于现实的冷酷之中。

我能感受到这份幻想的重量,作为一个理性占优的人,看番也好,玩游戏也好,我很清楚自己身处现实,而只是把触感神经伸进了这些虚拟之中而已。但是即便如此,这些感觉仍然非常强烈地进入了我的大脑,成为了我的记忆。我能感受到这些艺术品里承载的一个个闪光的灵魂,热血到突破银河系的扳机社,把可爱治愈写进灵魂里的芳文社,他们都在很努力地突破现实的桎梏,呈现一个超级无敌美好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面没有资本主义,没有打工人的喘息,没有贫穷疾病,让人短暂地,完全憩息的心灵天堂。

但是日本这个国家,据目前收集到的情报,并非如此可爱,反而是死气沉沉的。人口基本达到饱和,一小块地皮也显得弥足珍贵,因此我能看到一些综艺节目来介绍一些诸如“1.4米宽敞的旗杆地如何装修”之类的要人哭笑不得的话题;经济发展接近停滞,这也会导致机会基本被消耗完全,阶级流动性开始下降,如果生下来是平凡人,那么一生注定要面对这么一块阶级的天花板了,没有什么幻想的余地。所以年轻人才会佛系,完成手头的活后,就躺平了,这与什么根性无关,这是现实使然。

人类可以向往更广阔的天地,上至星辰大海、星际航行,下至虚拟现实、脑机研究,这是事实。但是,一般人是没法插手这种伟大进程的,我就算毕业于还算好的大学,算有点见识,也丝毫无法触及分毫这种究极前沿的科技。所以,才会诞生虚拟的动漫,虚拟的游戏,以创造一个比现实稍微远一点的边界。越是闭塞的现实,越容易催生幻想的向往与幻想的市场。我觉得日本在这里做的很好,番剧的题材也都表现出了他们对生活的期待与希望。《Persona 5》中的心灵大盗,对抗整个社会的意识;《最终幻想7》中的星球守卫战;《斩服少女》中的热血的青春与羁绊……这些闪闪发光的,正是这些可悲现实的产物。

总而言之,不要对现实有任何更好的期待,所谓甘之如饴正是如此。当在幻想中沉浸太久,失去了对抗生活的勇气,那么灭亡也近在咫尺了。只能说,现在的物质发展,完全没办法创造出一个全是幻想的世界。一部番剧,12集,每集20分钟,也不过能看半天罢了,人生百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难不成还能天天看到究极精彩,能治愈心灵的好番剧吗?做梦,这种好玩意消费殆尽的速度相当快,如果还想沉溺其中,就只能买周边,买手办。但是这些冷冰冰的,已然不再是那个世界,那个故事线,那个时间点的人物了,书中的人物我可以理解为有血有肉,但是一但剥离出来,不就是个粘土玩偶么?拘泥于过去,注定要被这个有些残酷的世界淘汰。

所以,就算一点点也好,在现实中开辟出一些道路吧!随时可以去露营的山脉,随时可以约饭吃夜宵的朋友,随时可以休憩的房间,都是要靠双手奋斗创造的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