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zjuer保研翻车的经历带来的启示 | 保研规则与坑位详解

本文主要讲述了一位提前批专业zjuer如何依靠竞赛与副业拿到保研名额,又如何因为轻视与疏忽成功保出浙大的。本文力求讲清楚保研的流程与准备的要点,希望能给诸位带来些许帮助。

保研名额的获得

一般来说,保研的名额获取途径可以很多,比如有些政策能够直接批发名额(如19年之前,互联网+省金一负在zju的政策中是直接就给一个推免名额),但是最普遍的方法还是在最后推免名额结算的时候让自己位次尽可能高,从而获得分配的名额。一般来说学校会把保研名额派发到学院,学院又会派发给不同的系,然后不同的系就能够按照某种指标来把保研名额分配给尽可能优秀的学生,不同学校情况会稍有不同。

所以一般方法是:使自己一是在自己所在的专业狠狠地卷使自己的绩点成为本专业前几,或者通过一系列竞赛啊实践之类的给自己堆buff,这样一来可以在“综合分数”上让自己名列班级前茅,从而获得保研名额。简单来说,让自己成为班里最优秀的几个人,就是保研的前提条件。

保研所考察的“综合分数”(目前使用频率最高的指标),是通过给不同项目加权赋值,再进行汇总而计算而出的,是保研过程中是衡量位次的最终指标。而绩点,在笔者学院(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权重是0.7,当属所有参数中的支配地位,这点在其他学院也差不多是一样的。因此这也表示,如果专业分数过拉,剩下来的项目再如何优秀,也很难力挽狂澜。

除了专业分数之外,大大小小的一些项目都能为综合分数的提升尽绵薄之力。比如说英语啊社会实践之类的,这里给出一份参考表格。其实稍微计算一下便可得知,主修分数是重中之重,其他的项目最多添个彩头

上述的“综合分数”法是保研的主流方法,除了主流之外,自然还有一些特殊的途径。这些途径随学校学院的变化而不同,不过总归会为所谓“竞赛特长生”留下一席之地。这个在我们学院称之为“专项生”,在某些领域的重大赛事中取得卓越成绩的同学有资格报所谓的“专项”。而这个“专项”就会堆“综合成绩”产生深远的影响,以我为例,绩点大概增加了0.5左右。并且这个名额在某些政策中是不占班级保研的名额的,也就是说,学院分给班级6个名额,如果有一位专项生成功通过专项进入保研分数线,那么班级的保研名额就会+1成为7个。(在上面文件里面就是专项成绩中的“特长生”)

不过丰厚的效益就一定意味着高风险或者高成本,这些比赛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搞定的。以笔者为例,笔者也至少打了两年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并且利用了一些zju竺院的资源,才侥幸拿了一个可以出手的奖项。

关于导师的选择

导师的力量相当玄乎,很难估量导师在保研过程中的效益,我给出几个具体的例子以供大家参考,大家自行揣摩

导师改变保研门槛

来自笔者身边一位环境专业的同学,很早就联系了管院的导师,并且跟随导师做了挺久的科研工作。但是zju的管院的保研门槛是有目共睹的,相当苛刻的英语水平要求,高等级奖学金经历要求,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资历和夏令营之类的。总而言之走大门是真正的强者才能走的。这位同学在这些指标上稍微有缺,因而无法进行保研。但是,根据他所说,他的导师建议他去保公共管理学院的研,然后进去之后,继续跟着他做科研,他有办法变更学籍(???),使得最后还是可以获得管院的研究生学位。这真的是扭转乾坤了。

导师败给保研门槛

还是笔者的同学,跟笔者差不多的遭遇(喜欢别的专业但是高考失利),她也很早找到了传媒的导师,并且关系相当不错,也在科研领域小有成果。但是她在保研的过程中,并没有因此得到方便,按照她导师的意思是:“就算很想要你,还是得过了学院这关,我这里没法操作”,但是zju传媒学院可是出了名的卷,辅修传媒的“异类”,是有先天劣势的,很难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中胜出。结果就是,害,很可惜的失败了。这位同学是我一直比较看好的,她确实配得上肝帝的名号,以十足的精力与认真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件事情,但是仍然还是输给了专业…

导师确保保研顺利

不过,更多的例子都不是很极端的例子,大多数的人在确认导师关系之后,都能在保研中获得一些帮助。比如跟导师干了几年之后,其实简历里就有项目经历了,并且本专业的专业素养也得以提升,还能够得知一些常人不容易得知的渠道。这样子保研的成功率确实明显比那些随便搞搞的高的多,至少从我的视野看来是如此,因此早做准备肯定是没错的。

关于保研的准备

知识储备

笔者的一大失误在于,太轻视“保研”这两个字了。所谓保研,就是获得免试研究生的意思,但是这个免试不代表不考核,实际上对于免试研究生的考核可以非常非常苛刻,想糊弄过去是不可能的。我身边中成功保研并且学位升维的(比如zju→复旦),她两个月每天看书到凌晨两点,啃下三四本书。这样才能破釜沉舟如愿以偿。

以笔者为反例, 笔者实际上最想去的是浙大软院,但是我得知要机考的时候只剩5天了,而此时除了我平时喜欢用python码点小脚本以外,还没有任何的算法专业素养,而软院的机考是考数据结构为主的PTA的,并且最佳的应试语言不是python(python没有指针,一些麻烦的结构比较难处理,并且由于是解释性语言,运行速度很容易超出题目限制),所以笔者硬着头皮复习个几天被轻松斩落马下。但是实话实说,如果给一个月的学习时间,还是有很大可能成功的。

不同的学院面试的结构不大相同,但是从笔者身边十几位同学的经历来看,最要命的问题还是“专业素养”与“英文问题”,这两个是硬通货,其他的比如自我介绍,询问展示(如果有这个环节的话)中某项目的具体细节,其实都是围绕着面试者的 “专业素养” 来的。说白了人家要你这个研究生是为了让他们的实验室能出漂亮的科研成果的,所以一昧强调什么社会工作经历,只能给面试扣分。笔者了解的许多案例中,面试官都对面试者的专业素养进行了非常深刻地考察。

所以,读书吧。

夏令营

如果想要进行跨保,务必在大三暑假了解一下该学院是否举办了夏令营。夏令营其实是预先招收的手段之一,其实就是学院想通过一些活动与比赛之类的,预先筛选出符合期望的推免生,并且尽可能留住。而夏令营的优秀营员,俗称“优营”,是会对后续接收产生影响的。加之夏令营本身来说就是一次难得实践经历,所以还是推荐能报名则报名,不过有以下注意的点:

  • 确定夏令营的时间,很多学校的夏令营会和各种事务冲突,比如复旦大学的某学院夏令营就与我们zju的考试周冲突了,这个要事先确认
  • 确定夏令营的选拔门槛,这个相当重要,务必在大三暑假之前让自己有拿得出手的英语成绩、绩点与项目经历,否则很可能连夏令营都进不去。比如浙大管院的夏令营的门槛就异常高,可以自行去查一查。
  • 就算拿到优营,也不代表一定能进。这个不同学院不一样,有些学院拿到优营就是拿到了入场券,而有些学院是当海王狂发优营,但到了面试的时候该刷还是刷,比如笔者这里就看到有人有优营被软院直接表刷了。

关于保研的规则

什么是捡漏?什么是九推?在没搞懂这些规则之前贸然行动,很可能错失宝贵的机会。

当我们辛辛苦苦获得保研名额后,我们就有权利进行本院推免研究生的投递,本校其他专业的跨保,甚至是外校专业的跨保。

一般来说,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推免生招收系统与政策,比如武汉大学可以允许选择三个学院,每个学院可以选择三个专业,机会很多。而浙大只允许选择一个学院的一个专业,有些学院会给出一些其他的报名策略(意思是绕过学校的系统,允许你选择他们的专业进行保底),不过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总之,系统和报名方法有差异,不过问题不大,问题大的是时间线。

一定要注意不同学院面试的时间与出结果的时间。所谓预推免,就是在保研系统正式开放之前(今年是2021/9/28),预先确定名额,然后在系统开放后非常迅速地完成报名事宜,至于为什么我之后再说。但是这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如果有人只选择了一个专业进行面试,他非常自信,面试结果出来的时间是9/26,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被录取,但是此时其他学校的面试报名通道已经纷纷关闭,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没 学 上”。所以选择保底还是相当重要的,谁也不清楚面试官到底在想什么。而我身边也确实有被恶心到的悲惨保研人,以史为鉴,以史为鉴。

然后,为什么一些学院会要求系统给出名额后迅速做出反应?这是因为一直到保研系统截止前,学生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力,所以完全可以在系统开放过后鸽了该学院,完全忽略先前的导师确认,优营与面试成绩。而一旦这个行为发生,学院需要迅速去联系递补学生,否则就可能招生招不满。给一个案例:今年笔者并没有进软件学院,而武汉大学那边也明确要求我迅速确认,结果意外就出现了。笔者在12点系统开放后迅速进行了确认,但是在下午五点左右,软院却联系我说有递补名额!要知道我排名都在递补的四十开外了,而此时我的系统自然已经锁定了,除非我能在限定时间内让武大取消我的拟录取,但是让武大放掉我这个,他们所说的”履历优秀“的浙大人,我不觉得有希望。结果这个名额甚至一直递补到了几百名。总之如果我预先清楚这个机制,我自然不会这么快地去确定这个系统,只能说被规则狠狠的玩弄了。一群大佬来随意侵占本应该可以为其他人所用的资源,而且不受任何限制,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另外还有更多的,非常令人痛心的案例,比如错过了系统的注册,直接没学上;比如因为网络问题,过了提交时限,直接没学上……更离谱的是有些接收方根本不会告诉你这些规则的细节,稍有不慎就是断送了自己的前程,这可以说是异常恶心了。

因此,做好功课(实际上递补顺延很多位次这个情况在历年都有发生,不过今年尤其严重),梳理好规则,能让你把握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后记

总而言之,笔者顺利滚去了武汉大学,虽然信管专业很契合我的各项技能点,但是由于武大位次还是在浙大之后,所以这次保研很显然不算是一个成功之举。主要还是因为笔者之前确实太纠结了(我确实不太喜欢搞科研,我比较喜欢做实事,所以一直在思考要不要直接打工),以及一堆战略决策失误。最后,希望读过本篇文章的人不犯笔者这样低级的错误,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发表评论